母親的道歉

發佈者:Chenguang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佈時間:2020-08-07 11:13:36

 杜學峯

早上,我剛把女兒送去學習,忽然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。母親在電話裏説:“早晨醒來才想起昨天是你生日,我怎麼忘記了呢?昨天你回來也沒給你做好吃的,真是老糊塗了!還有上週孩子的生日,我也忘了……對不起。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把你們生日忘了,等有機會再給你們倆補上吧。”我忙説:“媽,看您説的,我們生日都過了,生日能和您在一起就是最好的。”電話那端母親仍在絮絮叨叨地説:“以後這種重要的事一定要提醒我,要不然我會後悔的……”

上午我剛從會議室回來,母親的電話又打過來:“媽都快老年痴呆了,你每次回去,我都忘東忘西的,昨天院子裏的大葱,臨走也沒給你拿。”我忙安慰説:“媽,沒關係,家裏的大葱還沒吃完呢。您燉的鯽魚、醃的鹹菜,帶回來的東西已經夠多了。”

放下電話,我強忍湧到眼眶的淚水,今天是母親第一次向我道歉。其實,昨天的生日我是記得的,應該是我欠母親一個道歉。

兒的生日,孃的難日。我之所以沒有提醒母親,是不想她太過操勞。母親已經年過七十,雖然生活起居暫時不需要我們照顧,但畢竟年紀越來越大,不忍再讓她為我們的生日受累。

小時候,雖然家裏條件不好,但是我和弟弟每次過生日,都會有意外的驚喜。長大以後,母親若在身邊,也要準備一桌豐盛的飯菜;若不在身邊,也必會提前打來電話叮囑我們要好好過生日。

天氣暖和後,母親和父親又回到鄉下老家,如果沒事,每個週末我都會回去陪他們住兩天。週日是我的生日,和他們度過的那些美好時光依然歷歷在目。

父親和母親都是閒不住的人。鄉下老家有一個很大的前院,父親喜歡種菜,我喜歡養花,母親兩樣都喜歡。院子裏總是被他們收拾得井井有條,沒有一根雜草,每次我拍照發朋友圈,都獲點贊無數。

生日那天,我給院門除鏽、刷漆,父親在菜畦那邊鬆土,母親收拾房間,給花澆水。屋前井台邊的月季已長出一簇簇的花蕾,旁邊的一畦香葱嫩綠似毯,豆角和黃瓜已經長成了整齊的小苗。

我遠遠望着母親和父親的身影,生活靜美,如此安好,這樣過一個生日,我還有什麼理由不滿足的?

有時候,平淡,也是最隆重的儀式。母親和父親將近半個世紀的相濡以沫,同甘共苦,他們勤勞樸實、開朗樂觀,給我們做了最好的榜樣。和許多父母一樣,他們把所有的愛都傾注給了我們,還總是覺得做得不夠多、不夠好、不夠細心。

我想對母親説,應該道歉的是我,以後生日咱們都一起過。

古語有云:事父母,能竭其力。我既無高官厚祿,亦無萬貫家財,或許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在他們身邊,讓他們安享晚年。


下一篇:鄰 家 煙 火